省道台七線山路上遇見荒謬 VIOS 惡霸駕駛與高分貝嘴賤副座

在《花蓮、台東四日環島旅行:颱風攪局之第1日》這篇文章中,我和小翔、年獸開著迷走號踏上我們的環島之旅。不過就在第一天,省道台七線上,快要到武陵農場的山路小徑上,我們遇到了一台荒謬的山路惡霸以及車上的高分貝副座。

省道台七線上靠近武陵農場的地方有一個蠻急的限縮彎道,原本的雙線車道在彎道變成約一台半的寬度。

當時在我的車道上有一台比較寬的工程車正往我這個方向逆向作業。

工程車後方,另一向車道上有一台 TOYOTA 的 VIOS 也被工程車卡住,現場等於我的對面有兩台車佔據住整條路,而工程車不離開原位的話,我跟 VIOS 也都無法通過。

由於我是在準備通過彎道時才看到他們兩台車,而他們兩台車又完全塞住整條馬路,於是我只能先停在彎道處,配合工程車的移動讓他先從我車側邊可以緩慢通過。

有在山道狹路上會車經驗的人都曉得,會車時兩車如果配合得好,兩車互相移動下往往能順利通過狹隘的路段。

結果當我配合工程車的移動讓他先通過後,天曉得那台 VIOS 的駕駛是個白痴。

工程車移動多少,VIOS 竟然也跟著移動多少,原本如果只有我跟工程車的話,就單純是兩台車的會車,但是 VIOS 駕駛不曉得在急哪根筋,變成我得跟一台巴士長度的兩台車會車。

結果當我移動到彎道最外緣處,屁股稍微外移讓工程車通過時,VIOS 卻也正好卡在我車頭前方跟山壁間最狹窄的位置。

這下可好,工程車悠悠哉哉離開了,VIOS 卻卡在咽喉上無法通過,而我也過不去,兩台車就在彎道上卡著都動彈不得。

而且 VIOS 還只是在直線道路上,後方是兩個車道寬的大路,一台車都沒有。但 VIOS 駕駛卻是無論如何就是不想倒車,變成我得在彎道最外緣處想辦法切回原車道。

誒,我剛剛可是為了閃工程車,已經幾乎開在懸崖邊了,加上又是狹急彎道的幅度,倒車的難度自然可想而知。

所以當我試著倒車想要切回彎道內車道時,感覺到右後輪似乎陷入某個下陷槽的感覺時,我立刻不爽起來了。

因為我看到 VIOS 白癡駕駛在我倒車的時候,竟然緩慢地跟了上來,等於硬逼著我只能一直倒車。

幹,你現在是想怎樣?

我都倒車要讓你了,你他奶奶個熊慢幾秒是會怎樣!?你是家裡人出事還是房子失火嗎?

這下可好,原本只要我可以回正,大家都能順利通過那個彎道,結果他一跟上來卡住我的路,反而讓我完全沒辦法回正了。

你他奶奶個熊怎麼那麼愛跟又愛卡?

到了這地步也沒打算跟 VIOS 白癡駕駛客氣了,而且我車上還有三個大男人,這也是很難得的機會(咦)。

我直接搖下車窗,原本是想請他先後退讓出空間讓我回正。

對方一搖下車窗是一位阿伯,幹,嗆聲的竟然比我還快,車窗都還沒降到底就直接要我快點後退!?

嗯?

我的右後輪現在都已經卡到懸崖邊的下陷槽內,而且我後面又是彎道,我如果多花些心思往後退當然沒問題,頂多傷到些轉向動力系統,或是半車卡在懸崖邊而已,但你他奶奶個熊直直後退不是更方便?

VIOS 白癡駕駛後面的路又直又大,卻要我在彎道的懸崖邊倒車?

最讓我不爽的是,這時疑似他老婆還是小三的傢伙也從副座發話了:「你快後退!」

幹,現在是怎樣,是在比人多嗎?

我跟妳車的駕駛在講話,妳他奶奶個熊的副座插啥嘴?

先不論妳會不會開車開山路,妳根本連我這邊角度卡死都看不到,妳他奶奶個熊插啥嘴?

插嘴已經讓人夠不爽了,你還他奶奶個熊的在命令三小?

我在山路上開車也有好幾年了,平常開車禮讓人也禮讓習慣了,但是這麼白爛的駕駛跟嘴賤的副座,我還是生平第一次見到。

我當下整個人也就隨著 VIOS 副座的無腦言論而達到爆發點,我整張臉直接垮了下來,盯著 VIOS 駕駛,緩緩地說:「我沒辦法退了,要倒車讓我先過,還是硬要通過,你自己看著辦,但是別給我刮到車。」

VIOS 駕駛也沒回話,逕自把車窗直接關上,像是怕我會拿東西砸他一樣。接著就打算硬幹,慢慢移動準備搶通了。

我繼續死盯著他,只要他一刮到我的車,我就準備下車把傢絲頭(七武器之首:折凳)丟過去了。

不過算他運氣好,只差不到一公分的距離,還是被他硬撐過去。

等 VIOS 一開走,他車道後面的一排車還很有禮貌地停得遠遠,我就直接前進通過後,整條路都立刻順暢起來了。

我一直覺得開車在路上不是都應該相互禮讓?這台 VIOS 硬跟工程車後面想要搶快幾秒有任何意義嗎?

更加讓人莫名其妙的是他副座的老婆還是小三硬要插嘴的意義又何在?而且聲音還是刺腦的尖銳。

懺悔註記:我在這篇文章用了大量髒話,大概是我一年的髒話存量,請大家見諒。不過實際上在現實遇到時,我講話頂多爆氣而已,言談中還是不會帶髒字或是毫無意義地蠢話滴(例如:不然你想怎樣?)

Be First to Commen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