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女孩遠嫁日本國 保留中華民國籍不願入日籍

一位台灣島上出身的年輕女孩選擇在青春鼎盛的時候遠赴日本打工度假旅行(Working Holiday),後來因為天時地利人和的關係,跟當地一家頗有歷史的傳統旅館的三男因戀愛結婚,一個人遠嫁日本國的北海道地區。

一位台灣島上大城市出身的年輕女孩,選擇在青春鼎盛的時候遠赴日本打工度假旅行(Working Holiday)。迷走跟女孩認識的過程也很有趣,剛好在北海道的溫泉聖地入住一家老牌旅館時,她是被女將指派來「扛」行李到房間的女侍,因為我那難搞行李箱的關係聊開後才發現倆人竟是老鄉。

過了很長一段時間後,或許是天時地利人和的關係,女孩跟當地一家頗有歷史的傳統旅館的三男因戀愛結婚,一個人遠嫁日本國的北海道地區。

才剛二十出頭歲的青澀模樣就嫁人,獨自一人挺過了異國文化對家庭觀念的風暴拉扯後(就像大家在日劇中都很熟悉的那種傳統家庭),現在已然成為一名初生寶寶的母親。

去年(民國109年)初春,女孩一個人帶著孩子回來台灣島上和老家人一起度過中國傳統的農曆新年,跟著就因為新冠肺炎疫情(COVID-19)在日本當地爆發嚴重疫情,讓女孩猶豫到底是要立刻帶著孩子回去日本跟老公團聚一起面對疫情,還是等一段時間看看情勢發展再說

女孩一時間也不敢貿然帶著孩子回到疫情嚴重爆發看不見盡頭的日本,只能整天和日本老公越東海視訊連線,舒緩彼此三人的相思之苦。

在臺灣忽然多出了空閒時間可以多聊,迷走便問女孩兒既然嫁給了日本人,還生了一個可愛的娃,那應該已經入🇯🇵日本國籍(Japan)了吧。沒想到她卻說還沒有,也是在考慮中,因為她本人還是想擁有🇹🇼中華民國(Republic of China)國籍。

看到女孩對自己母國如此愛護,在唏噓感慨之餘也讓人不免覺得國籍這種制度也是全世界政治人物搞出來的一種惡。一旦選擇遷入外國籍,就得放棄自己愛護敬重的父親和母親的國籍,從一家人變成兩國的兩家人,聽起來有多麼寂寞。

或許也是異國婚姻的一種無奈,在國際政治的現實下總必須被迫放棄一些人性中美好的事物。

當迷走正感動這才是台灣島上日漸式微已難得一見的愛國情操時,女孩又補一句:「我是農保戶,放棄太可惜了。」

女人,把我的感動還回來。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