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竹讀書的最無聊一日,那就開夜車來一趟奇幻旅程吧!

夜車,不是每一個開車新手都能開的,尤其還是高速公路!我的經歷就是一個活生生的最好範例。

星期一晚上,為了考慮到底是星期二早上還是星期一晚上回新竹,把實驗的最後一份報告跟實做通通做最後總結。

躺在家裡的床上想了好幾分鐘,最後還是決定馬上回新竹 ,老實說當時的我也不曉得是在發什麼神經,竟然違背了我所信奉的船到橋頭自然直的生存態度。

於是就在夜裡開著車,同時也是我人生中第一次開車高速公路的初體驗。

當我開車接上大度路要去台北市時,看到一條新做好的快速道路,上面依稀寫著一個很醒目的大 1,似乎像是可以通道國道一號的樣子?於是乎我就這樣傻傻的把車開上去,這種對後面路況完全不知道的時候,就給他隨便走吧,反正船到橋頭自然直。

台北第二高速公路,簡稱北二高,但是,就是這個習以為常的名字誤導了我,一開始沒想要走北二高而走國道一號的我,在高速公路上熊熊看到一個大2,又因為那邊正在施工,所以轉入的時間變少,於是想都沒想的就走了進去。

等到我終於轉進另一條高速公路,有時間可以思考的時候,才想到這是東西向連絡高速公路,所以我似乎應該往國道三號去?

結果開著開著就看到了中正國際機場,嗯,人挺少的(不對!)。

但是開著開著無論如何就是沒看到國道三號的路牌。

於是內心的小劇場又上演,想說還是先回去清楚的道路好了,免得亂逛不曉得逛到哪裡去了。於是又一個迴轉,往國道一號開去,於是在當天,我將國道二號‧‧‧‧‧‧逛完了。

等到我終於開車到了學校,在路上還遇到一個朋友,順便把他載到元培,這算綁架吧?

因為我得找一個人一起跟我做實驗,不然一個人好無聊,哈哈哈。

當我們兩人一起到了學校實驗室,準備開始著手了。只不過最近思緒被小華弄得很亂,幾乎全部的心力都在想著她,常常一個人獨處時都像是發呆般,有次還讓一位老師跑來叫我看書不要發呆,但是她又知道我在想什麼了呢?

言歸正傳,被情所困的我,也因此對於這個實驗並沒有用很大的心思,做的跟我心情一樣渾渾噩噩的,另一方面,由於我已經也不差這個學分了,所以事實上,就算沒做沒交沒上台沒去上課,對我的畢業而言是沒有什麼差的。

只是,我另一方面還是想把這個實驗報告做完,畢竟是自己有興趣的題目,內心多少還是有些矛盾。只是雖然有這個思考,卻沒那個心情。

天已經漸漸亮了,鳥已經開始出動了,寫到這想到一句成語,早起的鳥兒有蟲吃〈現在科學家發現,或許這句成語要有點修正,應該改成視力好的鳥兒有蟲吃,因為在太陽光剛升起後,鳥兒的視力才會漸漸變好,也才能去捕蟲吃。〉。

不過更重要的後面的增訂版,早起的蟲兒被鳥吃。

所以很多事情,不宜早做早說。

於是我就在鳥兒的鳴叫陪伴下,徹底暫時放棄這個實驗了,因為已經五點了,只剩下不到四個小時要將未完成的報告完成。本來是想實驗做完,在做報告的詳細實驗報告,但是事已至此,於是只好改變報告的型態,以介紹歷史和技術開發兩方面來講,一方面要打完一份正式的報告還要一份投影片以便上台報告。

說到這才想到,被我綁架來的那傢伙,已經在實驗桌上睡死了。

總算在上課前趕完報告了,我卻也很不好意思,因為幾乎什麼內容都沒有。

等輪到我上台的時候,我只好一個人在講台上胡言亂語。

不過想想,我二技兩年來,似乎沒有上台報告過,永遠都是當做別人背後默默的支持者;在二技的最後一年,我於是故意一個人一組,因為老師是有規定三個人一組,不過我還是決定要如此。

真的上了台才意外發現,其實我的台風還算可以,如果不是準備不足〈根本沒準備〉,也不是偶而傻笑、偶而為了想下一句話而眼睛閉上思考的話,我想我台風還可以(被毆)。

真希望哪天能成功的將台下聽眾通通變成南瓜。

在結束這間學校的最後一堂課後,心情頓時感到相當輕鬆,而這時也已經中午十二點多了。

我有兩個選擇,一是選擇回家睡覺,一是選擇出去閒晃,我選擇了後者。

很多時後人生不就是在二選一的題目中,被逼迫得選擇一個答案嗎?

假若可以不用選擇的話該有多好,永遠只有一個正確答案讓你選,可以活的比較輕鬆自在一點,只可惜這是不可能存在的事情,似乎人存在的目的就是為了選一個一個又一個的答案,雖然有很多時後,心中早已經有了想要的答案卻還是在那邊在做選擇。

曾經聽過有人提到有一條小路,可以不用經過台一線、竹東,而可以直接接到台三線,那條路叫做古車路,一聽就感覺到有很古老的味道。

於是我想找個人就去那邊探探路,找是找到的,只是又多了一個,我不喜歡探路時太多人,人多口雜,我又是怕麻煩的人,干擾太多,我會覺得很麻煩。

只不過看那個人已經自動自發的準備好了,也不好說什麼,於是我們還是上路了。

結果我們走到入口處後,一直往裡面騎,騎著騎著忽然發現我怎麼接到國道三號了?

當下立刻判定我們騎錯了,馬上沿著原路回頭。

在路上看到一個休閒導覽地圖,一行人沖沖的跑去查看。

此時有兩位阿姨的從旁邊的樹林中冒出,應該是挖竹筍的,想到機不可失,我立刻跑去問她們是否知道古車路在哪哩?

後來經過她們好心的解說,才發現到原來我們騎錯路太早彎了。

因此我們就想要趕回去正確的路那邊,只是…

我們都還沒騎回大馬路,那個自動自發的人的機車就壞掉了。

我們只能跟著他慢慢把車牽到機車店去修哩,也因此下午的計畫就被打亂了。結果是機車傳動皮帶老舊,因此在這種野外道路上操勞後斷裂(嗯,我好像也該去換正時皮帶了)。

等到他花了八百元換一條新的傳動皮帶後,我探險的心情也被澆熄了,而我自己知道,我對事情的熱情如果被澆熄一次,想要重新來過,是需要一段時間的,因為會感到無力,有點恐懼(一樣在談愛情)。

於是我們後來只是繞一繞中華大學附近,到了當初台灣早年新竹還是淡水廳一部分時候,所選出的淡水廳八景之一的地方「青草湖」。

其實我已經來了很多次,只是總感覺不出來到底美在哪裡?

連在這裡釣魚,都沒讓我釣上來過,雖然我釣魚志不在讓魚上鉤,上鉤了,我還嫌麻煩得把牠抓起來丟回水中,還會讓魚受傷。

只是我也做不到姜太公釣魚般的境界,我只是想讓自己可以在一個夏天午後的時間裡,享受著輕風鳥鳴,一片的綠意以及那在湖中盪漾的水波。

回到宿舍,才想到自己似乎已經很久沒睡了。洗過澡後立刻小睡一下,又被一通電話給吵醒。

看一下時間,唉,才睡不到一個半小時。

被吵醒後又發現很無聊了,沒資格可以關心、照顧別人的我,只好繼續找朋友出去閒晃了。

只是有些人似乎是害怕我喊無聊,沒幾個答應跟我出去「閒晃」。

總算還是找到了一個人,於是我開車就準備出去晃晃了,中間又發現到上次那個被我綁架的傢伙了,於是,我又再一次綁架了他。

他也算倒楣了,走在路上都會被人綁進車裡,還連續兩次,已經被綁架了,還不乖乖認命,還跟我訴苦說已經三天沒回家了,雖然我一概不理。

開在西濱公路上,只能說開車真是一種訓練,我也越開越熟練了,對於路況的判斷也越來越好了。雖然我開車還是會盡量維持在速限,一方面是目前沒錢繳罰單,一方面是因為我一向認為車速不宜過快,尤其我又是那種愛看風景的人,開越快我就得越專心,不符合我個性。

第一站目的地「蓮花寺」,位於竹北鳳山山腳之處,聽說有個地方可以看漂亮的新竹夜景跟落日,不過我們是晚上九點出發,肯定沒有夕陽。

到了蓮花寺之後,我到處找傳說中的景點,也被我找到了,只是有點小恐怖,因為距離不到三十公分的地方就是懸堐峭壁,雖然晚上什麼都看不到,連我那隻一千兩百元的手電筒往下照,都看不到底,而山風又大,因此我們只好坐在那邊,果然可以看到新竹的夜景,真的還蠻漂亮的,而且又沒人,又不用擔心有車,可以坐在那邊聊天。

接著又朝我在新竹呆了兩年,但是卻沒去過的新竹市立垃圾焚化廠前進。

那個被綁架的傢伙是跟我說那個是火力發電廠,不過我怎麼找資料都顯示他是焚化廠。

我開在西濱道路上看見它是一棟非常顯眼的目標,有著紅色的外觀,以及整面的玻璃牆,非常的壯觀,外觀是由一位華裔建築設計師「貝聿銘」所設計!

主要用意之一是因為新竹是台灣玻璃藝術的重鎮。光是外觀的玻璃帷幕,耗用經費就高達十億元。

想看貝大師的作品,不一定要去法國羅浮宮,新竹也可以看的到。

此棟焚化廠設計兩年,興建六年,總共耗費八十億工程費。當我們越來越近的時候(因為不知道正確的路,只能用猜的) ,卻出現一堆自行車步道,只好又隨便亂開,結果開到一條死路,下車查看一下,發現前面的荒廢田地可以開下去迴轉,不然我還真不曉得該如何是好,畢竟夜晚到車的話,後面可沒有大燈,完全看不到路,而且路又小條,會很容易出事情。

亂逛著,總算到了目的地,嗯,今晚天氣不錯,可以看到星星,等一下,忽然眼睛一閃,一顆流星劃過,呵呵,運氣真好,繼續等了一下,哈哈,又一顆,另一個人也有看到,只是另外一個怎麼找都沒找到過,在許完願望之後(希望最近讓我心煩的事情可以解決)。

繼續走,看到一塊被圍起來的地方,於是我們從懸堐邊鑽入。因為懸堐峭壁上面沒辦法圍起來,只是有點小危險。進入後發現,還挺乾淨的,還有一堆被帆布套套起來的不知名物體。

我朋友是說很安全(因為他的認知中那棟建築物是火力發電廠),但我卻覺得應該不安全(因為我的認知中那棟建築物是焚化爐,所以搞不好是啥有毒廢棄物);往下看,是一片長長的海岸線,雖然是被人為改過的,不過夜晚看過去,是還蠻不錯看的。

離開焚化廠後,我們繼續朝港風風景區前進,自從上次帶完人夜晚去過後,總覺得那邊晚上還蠻不錯的,於是我們又在去一次那個秘密沙灘(因為只有自行車步道與之相連,除非是閒晃,不然應該也不會特意進去吧)。

看到有人在那邊生營火,應該是聯誼吧,我們到沙灘上看到遠方有一艘令人厭惡的漁船,離我們很遠很遠,但是它的燈卻很亮很亮,我認得那艘,因為我在另一個漁港看過它,它晚上常常都在那邊干擾我的視線,忽然有一盞探照燈打向海面,可能因為這邊常常有偷渡客的原因吧,發現到實在很漂亮,探照燈的強力燈光打在黑鴉鴉的海面上,把一陣一陣的波浪打的發起光來,算是今天最令我驚艷的景色了。

那一群聯誼的人走了,整片海灘上就只剩下我們三個人,那個被我綁架的人,竟然想測試它鞋子的防水性,跑去讓海水淹,想當然爾,鞋子當然是變魚缸了。

於是我們跑到沙灘上的一處休憩區,我們發現到剛剛那堆營火還有沒燒完的,於是我將其中一塊炭帶到我們的椅子附近,順手做一個火床出來放他(因為那邊都是由木頭蓋的,如果不做的話,怕隔天報紙會刊登「新竹某處沙灘休憩區,昨晚疑似遭人縱火」巴拉巴拉的報導就不妙了)。

再去附近撿一些浮木跟易燃物,將火重新燃起,我們就躺在那邊的椅子上,吹著海風,看著天上的星星,聽著海浪的濤濤聲,享受著營火所傳來陣陣的暖意。

本文寫於兩天一夜沒睡覺,愛睏中的五月二十八日。

迷走旅團《新竹一夜》行程紀錄:

  • 日期:2003 年 05 月 27 日星期二。
  • 人數:3
  • 交通工具:汽車
  • 路徑:元培街口、西濱快速道路、蓮花寺、新竹火力發電廠、港南風景區。
  • 總時間:4小時(21:30出發)。
  • 總里程:60公里。
Lin Jinliang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