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前夕,醫工系照慣例要替學生們舉辦一場送舊餐會。雖然跟其他教授或是別班同學也沒那麼熟悉,不過參加這類典禮餐會似乎也是學生的責任,因此還是自掏腰包付費參加了。

令人意料之外,我們這些人直到當天晚上的餐宴現場才從系學會成員知曉,系上所有師長竟然集體缺席,連個理由解釋都沒有。

事後我們也只能猜(事實)這些老師可能都罹患一種名為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SARS)疫情恐懼症候群。更沒人知道系學會那群人,為何硬要在沒有師長在場,而且 SARS 疫情正嚴重的時候辦這場晚會,難道只是為了消耗學生經費?

在晚宴吃飯期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群活像餓死鬼的學生,只要食物剛從廚房門口端出來,這群人就會立刻集體衝向桌邊卡位。有些猛將甚至在餐盤都還沒放到桌上就直接把最奢華的美食夾進自己盤裡。

那些原本在端菜的服務生被一群群人給團團包圍住,應該很能體會到電影主角們身陷殭屍群裡頭時的感覺。我跟少數一些人則採取旁觀者的角度在欣賞這齣鬧劇。

到了活動尾聲,系學會還特別舉辦摸彩活動。但是,我可能跟新竹真的不太合(一定是新竹科學園區的工廠電磁波影響到地磁風水)。除了跟女生告白沒成功外,發票也沒中過一張。現在到了送舊餐會的摸彩竟然還是一樣,完全沒抽到任何禮物!?

這種爛運氣也應該算是相當奇耙,因為他們準備的獎品總量其實非常多份,連爛獎都算進去的話其實都快算是人人有獎。這下子就更讓人費解,為何要設計成只有少數人抽不到?

無所謂,套一句小華的名言變奏版:「好運氣用太多是會用光的。」所以就當只是在累積運氣,我們將來都需要多一點的運氣。

吃完餐會,大獎出盡後,我對接下來的樂透抽獎活動已經不感興趣,所以就跟幾位比較好的同學一齊離開。

剛走出門口,手機恰巧響了起來,是當時也在新竹讀書的金龍打來,問我有關一處沙灘的位置。原來金龍想去挖沙來佈置食人魚缸,可是他和同學卻跑到南寮漁港。

我跟同學兩人騎著車,領著金龍那群人到了港南濱海風景區旁一處大沙灘,還記得曾經在白天來時,差點踩到兩顆藏在沙裡的海鳥蛋,那時運氣就很好,剛好看到才能避得掉。

港南濱海風景區,聯絡電話 03-5216121,所在地址為中華民國臺灣省新竹市香山區海埔路600號。

不過就當我們一行人浩浩蕩蕩的抵達後,我才發覺,晚上 9 點多,跟五、六個男生在一個美麗沙灘上,反倒是一件很惱人的事情(淚)。

等到他們挖完沙,各自分道揚鑣後,我們這邊兩個人突然變得非常無聊。班上幾個女生跑去 V-MIX 唱歌。也不曉得哪根筋不對,當時也瘋了,晚上11點開始約人要去秀巒溫泉。最後找到四位同學就準備往山上衝。

那時候我還是個汽車駕駛新手,對於新竹後山的山路也不是很熟悉,因此沒有開車去,而是大家一起騎機車準備前往秀巒溫泉。

繼續閱讀《新竹秀巒溫泉:三五好友深夜騎機車到後山泡湯看星星之旅

  •  
  •  
  •  
  •  
  •  
  •  
  •  
  •  
  •  
Leave a Comment

Comments

No comments yet. Why don’t you start the discussio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