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ldren sitting in the classroom

我被3個年輕金髮美女吃醋白眼屁股擠丨紐西蘭 New Zealand

迷走在紐西蘭(New Zealand)南島的西南海岸線(West coast in South Island)旅行時,曾經在法蘭茲約瑟夫小鎮(Franz Josef)一條渺無人煙的後山森林秘徑,和一位年輕的大男孩 Jeff 有過靜悄悄的一篇之緣。

迷走把當時的情境寫在《森林裏拍鳥的金髮大男孩丨紐西蘭南島》這篇文章裡,想知道前提摘要的人可以回顧一下。

你看到這裡,是不是很想問文章標題「3個年輕美女」到底為什麼要對我吃醋、給白眼還用屁股擠我呢?

接下來的故事其實是這樣的。

靠近南極大地的極端氣候影響,像是要永遠籠罩在上空的灰厚雲層總讓人很難分辨時間,更別說當時天空上還下起不小的冰雨。

或許旅行的時日長了,多少融入當地人很少撐雨傘的習慣,少了幾分在台灣島登山時的警覺,只靠著一件狗鐵絲外套就打算在挾帶著冰寒冽風的大雨中,從法蘭茲約瑟夫冰川(Franz Joseph Glacier走回小鎮。

也是幸運走沒多久,就有人願意載著已經全身溼答答的我回到鎮上,還絲毫不介意要我放心坐在布料材質的汽車椅子上。

當迷走搭著半路攔路而來的順風車回到鎮上,時間已經下午將近四點。

在人潮總像是要爆炸般的五星級青年旅館(YHA, Youth Hostel Association),脫下一身又髒又濕的衣服,把登山鞋拿去旅館專設的烘鞋室後,洗完澡便早早吃了晚餐。

因為隔天一早還得搭最早一班「Intercity」國道客運(類似國光號的長程客運)前往下一個城鎮,加上今天一天的徒步和極端氣候體驗,著實把體力給消磨去了大半,今天這個晚上只打算把時間浪費在交誼廳打混摸魚後就早點上床睡覺。

隔天一大清早連早餐都沒來得及吃(實際上也沒存糧了,小鎮能買的東西不多,我甚至已經連吃了三天德國香腸),我便早早風塵僕僕趕到了公車站,卻發現有一群人老早在站牌附近或站或坐,看來我還算是晚到的一批。

當我混入他們的行列一同等待時,附近有個金髮的外國男生突然對我打了聲招呼。

雖然當下禮貌地回應,卻也是一頭霧水,腦袋中不斷冒出您哪位的問號,怎麼想也想不到自己是如何跟他認識。

後來在閒聊的過程,迷走才曉得大男孩叫做 Jeff,就是昨天中午在山中小徑上遇到的那個男生。

我承認自己認人臉的功力真的相當差勁,其實不光是對金髮碧眼的外國人如此,就算是自己黑頭髮黑眼同胞也一樣。很多次在國內旅行都」偶爾會遇到某人跑來打招呼,我卻壓根想不起對方是誰。

倒是已經發生好幾次靠著講話的聲音語調和氣味來辨識人,果然很符合野生迷走(笑)。

在車站跟 Jeff 閒聊十來分鐘左右,站在稍遠處許久的三個外國年輕金髮美女,像是早有預謀般,突然趁著我們的聊天空檔,三個人一起魚貫插入我跟 Jeff 之間原本也沒有多寬敞的空隙,形成一道香香的人牆,擋住了我跟Jeff的視線。

Jeff 另一側其實還有很空曠的位置,她們三個女生卻硬要擠進我跟Jeff兩人間的狹窄空間,我甚至被她們的屁股給頂出原本站的位置,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感覺屁股被摸,屁股妹還轉頭送了一個白眼,讓我有種變身受迫性色狼的感覺。

而且不理我也就算了,一轉頭讓她的金色長髮在空中飄逸起來,輕飄飄的髮梢弄得我鼻子癢癢,差點打了個大噴嚏。

迷走當時心裡還在想,她們三個洋妞該不會是在吃我醋,竟然有金髮帥哥只顧著跟黑頭髮的聊天而無視她們,才會表現出如此誇張的敵意行為吧?

迷走跟 Jeff 兩個人只能隔著這道美人牆互望著,我笑了笑便向 Jeff 點頭示意,給了一個我懂你的眼神,就讓你們就盡情去聊吧。

想來是這群美女當中的誰看中了 Jeff。她們看向我時的冷漠眼神,還有看向 Jeff 時的熱情奔放,冰與火的溫度差就在這個小車站世界裡彼此衝撞。

君子不難人所好,我這個礙眼的黑髮東方仔自然識趣,安生祝他們好運。

為了讓這群爭奇鬥豔的女孩們可以動作大一點盡情施展,我還特地把空間讓出來,一個人扛著背包走到她們原本的位置坐下來,繼續等待今天要去下一個地點的 Intercity 客運。

不過只見他們似乎沒聊多久,Jeff 便像是主動結束對話,就在他要往我的位置移動過來時,恰巧最早一班的 Intercity 公車也剛好在這時候來了,於是我們一行人只好通通上了公車。

也不知道該說是幸運還是不幸,Jeff 上公車後坐在後方的雙人位上,結果又被她們三個金髮女生給團團圍住。

在剛剛的聊天中,我知道 Jeff 是一位逐城旅行者,也就是會在紐西蘭中,繞著一個又一個的城鎮進行移動旅行,這次剛好來到法蘭茲約瑟夫鎮。

紐西蘭的客運可以買一種週期票,先挑選不同價位的固定時間長度(例如7天或30天),期間內你可以任意上下車(僅限單向),這也是許多背包客最常見的旅行方式。

我們兩人也都是買這種車票,原本 Jeff 問我要不要跟他一起旅行,不過因為我還有前面提到所謂「牽連甚廣」的原因,因此婉拒了他,否則我們兩個人的旅行模式其實一模一樣,只是他去的城鎮密度比我更細緻。

過了一個多小時,Intercity 客運抵達下一個城鎮,一個完全感覺不到人煙的微型小鎮。Jeff 跟我打了聲招呼後,就一個人走下公車。

從車窗看著他的背影,心裡想著:「喂,這個城鎮就算在紐西蘭中也是超級荒涼的一個,你是找不找得到旅館可以住宿啊。」

迷走在寫這篇文章時,突然好奇 Jeff 到底是去了哪一個城鎮。雖然有點忘記當時的地名了,但是用 Google Map 地圖查詢後,發現他應該是跑去 Whataroa(懷塔羅瓦)。

懷塔羅瓦是一個總人口數約 350 人的超級小鎮,連我從公車上一看就知道是如此荒涼的城鎮。

不過這個城鎮卻是紐西蘭唯一一處白蒼鷺(Heron,或稱科圖庫鳥/Kotuku)棲息地與孵育區 — 懷塔羅瓦白蒼鷺保護區(White Heron sanctuary of Whataroa),而且當地的自然景觀也非常適合喜愛攝影的旅行者前去。

這也難怪愛拍生態的 Jeff 會專程跑去這個小鎮,下次有機會再去紐西蘭,迷走一定要去這個小鎮參觀。那邊真的是賞鳥的自然生態重鎮,目前有紀錄的就高達七十多種類。

而且我知道他們有一間旅館了(笑)。

發佈留言

按讚加入迷走客臉書專頁

一起探險,一起感受,這個真實而獨特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