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的5日臺灣環島旅行(第一天)

墾丁鵝鑾鼻的情侶
墾丁鵝鑾鼻的年輕情侶

炎炎夏日,閒閒沒事,暑假消暑第一選擇。一個笨蛋,一個人跑去環島,錢還沒帶夠,差點在屏東加霸王油。這是一場自由的夏天旅行。

目錄

臺灣環島旅行第一天

一早因為家裡有事情耽擱,直到中午才開車離開停車場,這讓還沒開過長途車的年輕人很快地就會嘗到苦果。

從淡水沿著台二線(省二道)一直走,途經登輝大道、淡金公路、新埔技術學院(之後改名聖約翰科技大學)。這一段是迷走曾經連續走了五年的路線,雖然因為淡海新市鎮施工的關係,有些路段改了道,卻依舊是很熟悉一段路。

新埔撞球場,當年我們一群人在裡面修了五年體育學分,也隨時代變遷悄悄地改成一間網咖,不曉得那些年沾滿我們便當汁、汗水跟口水的撞球台(還有隱藏版賭博機台)還在不在?

學校的新圖書館也蓋好了,當年迷走可是在舊圖書館裡面逗弄無數學姊。六月底的學校也已經放了暑假,不過有著大刀校譽的慣例,暑修的人往往是有增無減,這可是本人暑修四年的血淚觀察。

話說回來,其實迷走最喜歡的校園時光也在暑假,總覺得能擁有整個校園,即便是一人佔據網球場老半天也很少發生沒有球場可打的鬱悶。

沿著北海岸一路上開著,習慣的景色都在緩慢改變,在熟悉的空間中,新舊景物混合蹂躪在一起成為了證明時間的存在。

石門,在 7-11 隔壁的石門老牌粽子依然健在。說實話,石門附近賣粽子的店也是多到亂七八糟,誰曉得哪一家才是真正老牌,其實也沒那麼重要,反正就挑幾家買習慣的店家。

記得有次端午節前夕去的時候,整個小地方的人卻是多到像是要氾濫而出,買個粽子可能都要等上兩三個小時。

來到野柳,想起以前剛學會開車那時,出來練車最遠的一次就是野柳,那時跟我一起出來練車的金龍兄,還在這路段施展起忘記轉彎這個絕招,差點就直接往山溝下開。

這些年過去,我們的開車技術都多少變得更好。野柳這邊蓋了新隧道,也就很少有機會再繞去看那個曾經讓金龍出糗的小山溝了。

在臺灣省二道前往基隆的路上,想起以前曾考過海洋大學的轉學考,考完後拋棄朋友執意不坐火車,一個人選擇搭公車回淡水,第二次見識到在山路中狂飆的台汽司機(現在改名國光號)。

第一次遇到這種瘋狂的司機是在宜蘭太平山上,在冬天都會下雪的高山上,有如在自家後院開車一樣瘋狂疾駛,自此迷走就知道,台汽裡的司機各個臥虎藏龍(話說我二舅年輕時也是台汽司機,而且專跑北橫線)。

我們國家的路況真是到哪裡都一樣,連在往基隆的山區路上都正在道路施工,在那邊稍微的堵了一下車,還不錯啦,至少讓我學習到往後的日子中,對於道路施工的山路該做什麼樣的應變,畢竟當時有著很多前輩車的時候,讓我這種新手可以觀摩學習。

事實上,環島到後面時,這種堵車時候當頭車的態勢也是經常發生的。

開車到了基隆,驚覺省道二號的標誌怎麼忽然一下子就從馬路上消失不見,而且還完全找不到下一個指示。

從這邊就開始了這趟「臺灣環島迷路之旅」的起頭(迷之音:瞬間變懸疑片的感覺)。

在這次環島旅行中都不曉得已經迷路過多少次,大部分都還是在有名的市區中迷路。

也不曉得為什麼,每次跟著幾號幾號的路走著,就是一定會給我消失掉。

看來市區挑戰真的是蠻難的,小路一堆就不提了,連大路的路名標誌都做的不是很好,又常常更動,讓我手上那一本八年前的地圖集完全無法發揮多少功能。

什麼,你說我不該拿八年前的地圖來用?

其實那是因為出發時想說反正又沒差,我想靠著我們英名有為的政府所做的道路標誌行進,應該不會迷路的太離譜才對。

好吧,我想錯了。

更慘的是在市區中想找個停車位下來好好的看地圖都是一件難事,到處都是紅色禁停標誌。

我在基隆市是上山下山的迷路,因為地形的關係吧,所以感覺都一直在爬山。當總算見到熟悉的海洋大學校門時,真是感動的快哭出來,甚至都還不能說是我找到路,因為那時就只是糊裡糊塗跑到的。

海洋大學附近在幾年前來過一次,這邊的道路基本上都還記得,當我總算看到熟悉的路之後,想說可以轉去和平島逛逛(到底是哪來的自信?),於是直接來一個大轉彎,卻也馬上被一台海防的車子鳴按喇叭警告,真是有點丟臉。

轉進和平島後,才發現怎麼氣氛怪怪的,原來似乎有群眾準備為了什麼而抗爭的樣子,有著眾多的警察在把守著,當時還想說誤闖什麼軍營呢。

在這次迷路經驗後,也算是把基隆的大路稍微摸熟。至少在後來一次農曆七月中元普渡的時候,我已經可以直接到達海洋大學了。

我甚至跑去八斗子港口看人放水燈,只可惜當天太晚去,只看到殘骸在海上飄呀飄的。而且人超級多,把原本就不是很大的馬路塞的水洩不通,但是等到像蝗蟲般的人潮跟車潮散場後,夜景的美麗才會出現在眼前。

尤其看向九份山城的燈火,簡直就像是座夜晚發光的小金山,而另一邊就是黑漆漆的大海,雖然晚上什麼都看不到,但是就是這種看不到的感覺,更讓我體驗中間的不同。另外觀景台上面可以停還算蠻多輛的車,而且有咖啡車在那邊駐點,有興趣的人可以在夜晚帶著女朋友去那邊看夜景。

由於這次環島旅行是中午才發車,自然午餐得要自己想辦法了,一路上賣吃的並沒有看到很多間,或許是因為我對普通的小吃店看不上眼吧。

畢竟都出來旅行,還吃些沒有特色的小吃店算什麼事?出門就是得吃各地方的名產才對!

結果這趟旅行的第一餐,因為找半天都找不到方便停車又可以吃東西的地方,所以最後還是吃了全世界連鎖店最多的快餐店:「麥當勞」。

然後一邊吃一邊念叨著,出門玩了還在吃這種東西,真是太不敬業了(被毆飛)。

過基隆後就到了貓鼻頭燈塔。

相比南部的鵝鑾鼻燈塔,這邊園區的遊客不算多,可能貓鼻頭燈塔並沒有設規劃吧,純粹當作燈塔的功用以及一條不短不長的步道,不像鵝鑾鼻燈塔還有開放展覽室供民眾參觀。

說到鵝鑾鼻展覽室可是要收費的,雖然不是很貴,但是出門在外本來就沒帶什麼錢的我,自然能省就省,於是就把那張神秘的過期學生證拿出來用啦(遠目)。

不過大概是非假日,參觀的民眾本來就少,鵝鸞鼻的售票口甚至連檢查學生證都沒有,就放我進去了(其實我也長得一臉菜樣)。

不過我覺得貓鼻頭燈塔走到最後面的時候,風景其實還蠻漂亮的,雖然一樣只有海,但是由於海拔比較高的關係,觀景台又剛好建在山崖旁,一望無際的海洋就這樣大方展現在我們面前。如果有空的話或許可以在那邊呆一個下午都不是問題。

一旁告示牌還說只有當天氣好的時候,才能輕易地看出太平洋跟台灣海的海上交界線,我還是請教從燈塔偷溜出來下午休息的管理員伯伯才稍稍算有看到吧,阿伯身體很壯喔,這種工作也還算不錯,還養了不少的狗,又沒什麼人管的樣子。

接下來,我看時間快不夠了,於是只好就一直的開著車子,連晚餐都顧不得吃,因為我大約黃昏的時候才到了礁溪,現在的礁溪跟我三年前所去的礁溪,在印象上感覺又有點變了,變的更像是風景點。

不過也沒時間慢慢細看了,得在今天到達花蓮才行,只是當我越開車越能感覺到一件悲慘的結果,想要抵達花蓮似乎是會越來越晚的樣子。

六點左右在宜蘭的時候,又差點發生一件小事情差點讓我沒辦法繼續的行程。

那時候不曉得為什麼,可能第一次開長程車吧?腦袋感覺昏昏沉沉,而且公路上的景色又單調,又是快晚上昏昏暗暗的天空,忽然地有那麼一下子,意識消失了一瞬間,當我回過神時,才發現前面路口已經是紅燈,那時車又多又快,我好像已經開到快一百左右,只能著急的緊急煞車,右腳都已經踩到底了,卻不見汽車有任何想停止的感覺,即使我繼續用力踩著,依然沒有太多用處。

當我都已經有撞車的心理準備,全身放輕鬆準備接受撞擊時,超級神奇的事情發生了,汽車竟然在貼著很近的情況下停住了!

當時我整個人就真的就呆在現場,先前幾秒還以為旅行就到此為止,甚至在後悔太趕著岀門,沒有先去辦旅遊平安保險,這下可是會撞的很沒價值,但還好真的停住了,嘎仔嘎仔。

到了晚上八點多左右的時候,我才只開到蘇澳,當時稍微考慮了一下到底是住在蘇澳好,還是直接上蘇花公路?

不過想著自己得將先前排的行程目的達到才行,於是還是在夜晚中衝上我生平第一次的蘇花公路。

只是走不到十分鐘,我就有想回頭的衝動,天這麼黑,卡車那麼多,怎麼還沒路燈?

我現在才知道原來蘇花公路不是一條到底,中間還參雜了很多社區住宅,等於在一條黑黑的、彎彎的山路中,一直視線不良的開著車。

開到後來腳還很酸,畢竟我還是第一次開這麼長程的山路,結果算是開車進化嗎?我也不清楚,反正後來就逐漸減少踩煞車的次數,甚至改用有煞車功能的檔位,讓大腳輕鬆不少。

可能是開始習慣蘇花公路,行車速度逐漸快了起來。夜晚的蘇花公路雖然四周漆黑一片,無論是清水斷崖或其他景點根本就什麼都看不到,不過滿天的繁星也是住在都市的我很少見得到的,就連砂石車在蘇花公路上面的光影變化都能讓我停車駐足看了良久。

摸黑在蘇花公路上面奔馳著,一路上怎麼開似乎都是在同樣的一個地方打轉,難道遇到了傳說中的鬼擋牆?

看著馬路上告示牌寫著花蓮還有一百公里、九十公里、八十公里、七十公里,數字雖然一直逐漸減少,心情卻不怎麼愉悅,一直在想著怎麼還沒到呢?連看到了有台灣大峽谷之稱的太魯閣國家公園,也只是看到黑黑的一塊招牌後直駛而去,這塊招牌這時候比 Seven Eleven 還不如啊。

當總算在路上看到遠處一個類似城市才有的強烈光芒,我想終於是快到了吧?心底才燃起一絲絲希望,心想這個夜裡總算不用夜宿蘇花公路。

晚上十點左右,終於開進花蓮,只是這種地方沒有新竹、台北般熱鬧也理所當然,很多商店的大門都是緊閉著。或許先前二技畢業旅行到花蓮市住的地方才是市中心吧,我現在也只不過來到大漢技術學院罷了。

本來在想今天開這麼久有點小累,不太適合睡在車上,但是當我找到了十二點都找不到半間便宜旅館可以睡覺時,我才想起自己還是一隻環島菜鳥啊!甚至還差點往更遠的地方前進,過了家樂福旁邊的地下隧道才又回頭,不然我想我就要往台東去了。

最後總算是沒辦法了,只得往七星潭前進,卻發現有好多條路都可以到,反而讓我不曉得到底哪一條才是真的路。於是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看到有七星潭告示牌的路就直接跟著走,推進了五點五公里左右,不僅路燈超少,甚至突然發現路邊滿是造形奇特的墳墓,老實說我也只看到這樣的東西,我想我不太可能在深夜十二點多的時候,還下車仔細看到底是製造墓碑的工廠亦或是真的「別墅區」。接著推進到六點五公里的時候,我立刻找了一塊空地直接掉頭繞跑。結果回到大馬路後,我才又從大漢技術學院旁邊的一條巷子進去,我相信小華的這間母校。

還好先前在新竹唸書時,宿舍後方也是滿山滿谷的「別墅」,所以總算也是有些壯膽訓練過。當時還親身體認到,晚上最好不要逗留在「別墅」附近,運氣可真是會「衰」的,雖然只要你住在這塊土地上,無論走到哪都脫離不了這些。

從大華技術學院旁的馬路進去後,馬上看到一些學生模樣的人騎著機車到處跑,我想應該是離我要去的地方不遠了——雖然後來事實證明我靠這個判斷是錯誤的,因為越往後走人越少。

越往深處前進,小路是越來越多越來越複雜,又迷路了吧我想,最後發揮在台北的迷路經驗,跟著計程車走!

等等,大家是不是想說凌晨半夜在荒郊野外沒半毛車的鳥地方,是要跟哪台計程車?

事實上還真的有!竟然有一台計程車也開進這種錯綜復雜的小路區!雖然計程車司機也有可能只是要回家,不過我寧願相信他是要跟女朋友去七星潭。

對了,由於這天下午為了趕路,而且一上蘇花公路就什麼商店都沒有了,因此我是在大漢技術學院側門出口那條路的 7-11 Seven Eleven 買了一條土司啃,由於又在找路,因此也沒有機會吃到,所以呢,我也就在路邊等待計程車出現的那段時間,躲在有著很多小路交會點的地方啃著土司,一邊看看有沒有什麼車會經過。

話說回來,這模樣還真多少有點恐怖片的劇情。

你想嘛,在一個沒有人煙的地方,有一台車子靜靜停在路邊,微暈的路燈遠遠的照射到車內,依稀可以看見有個人,不曉得在做什麼,時不時像是在啃咬些什麼。

如果是我看到這種車,肯定會離得遠遠的。

跟著計程車總算一路跌跌撞撞到了七星潭,找了一個停車場停好車後,就準備開始躺著睡覺。

六月尾的天氣已經有些熱度,我只有一個人又不想將窗戶打得大開。開冷氣呢,又嫌有點吵。雖然睡到後面還是將冷氣打開了,不過那個時候已經四點多,而距離日出的時間五點多只剩下一點點的時間,因此那一天幾乎沒睡覺,沒想到旅行的第一天就這麼狼狽。

延伸閱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