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巒溫泉:我和三五好友深夜騎機車跑去新竹後山泡湯看星星

畢業前,醫工系替我們舉辦了一場送舊餐會。令人意料之外,我們直到當天到了餐宴現場才曉得,所有師長集體缺席。事後我們也只能猜(事實)這些老師可能罹患了 SARS 恐懼症。更沒人知道系學會那些人為何硬要辦這場晚會,難道只是為了消耗學生經費?

在晚宴吃飯期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一群活像餓死鬼的學生,只要食物剛從廚房門口端出來,這群人就會立刻集體衝向桌邊卡位。有些猛的甚至在餐盤都還沒放到桌上就直接把最奢華的美食夾進自己盤裡。

那些被團團包圍住的服務生,應該很能體會到電影主角們身陷殭屍群裡頭時的感覺。我跟少數一些人則採取旁觀者的角度在欣賞這齣鬧劇。

到了活動尾聲,系上還特別舉辦摸彩活動。但是,我可能跟新竹真的不太合(一定是工廠電磁波影響到地磁風水)。除了跟女生告白沒成功外,聯發票沒中過一張。現在到了送舊餐會的摸彩竟然還是一樣,完全沒抽到任何禮物!?

其實這種爛運氣也算奇耙了,因為獎品總量其實準備的非常。當然這下更讓人費解,為何要設計成只讓少數人抽不到?

無所謂,套一句小華的名言變奏版:「好運氣用太多是會用光的。」所以就當只是在累積運氣,我們將來都需要多一點的運氣。

吃完餐會,大獎出盡後,我對接下來的樂透抽獎活動已經不感興趣,所以就跟幾位同學一齊離開。

這時候我的手機響了起來,是當時也在新竹讀書的金龍打來,問我有關一處沙灘的位置。原來金龍想去挖沙來佈置食人魚缸,可是他和同學卻跑到了南寮漁港。

我跟同學兩人騎著車,領著金龍那群人到了港南風景區旁的一處大沙灘,還記得曾經在白天來時,差點踩到兩顆藏在沙裡的海鳥蛋,那時運氣就很好,剛好看到才能避得掉。

不過就當我們一行人浩浩蕩蕩的抵達後,我才發覺,晚上 9 點多,跟五、六個男生在一個美麗沙灘上,反倒是一件很惱人的事情(淚)。

等到他們挖完沙,各自分道揚鑣後,我們這邊兩個人突然變得非常無聊。班上幾個女生跑去 V-MIX 唱歌,當時也瘋了,晚上11點才開始約人要去秀巒溫泉。最後終於找到四位同學就準備往山上衝。

那時候我還是駕駛新手,對於新竹後山的山路也不是很熟悉,因此沒有開車去,而是大家一起騎機車準備前往秀巒溫泉。

總算在零點左右才約齊所有人,便在元培街出口的小七便利商店集合,因為有同學在那間小七打工的關係,向來都是我們夜遊前的集合場所。順便買齊糖果、餅乾、飲料………等物資(都是零食)。

出發前,我們經過一番討論,才發現五個人之中,只有一個曾經去過(事實證明,就算有人說曾經去過也別相信,尤其晚上的路況不明,我們後來真的走錯路,多騎了十幾分鐘的上坡路),而我則只是快到(事實證明二,我之前是真的快到,只差「31 公里」,而那 31Km,這一次足足就花了我們一個多小時),至於另外三個則是完全沒有概念;但,還是衝吧。

一開始,天空下起了毛毛細雨,我們還在猶豫著是否真的要出發,但不曉得從哪冒出來的衝動,我們最後還是決定啟程。當我們到了清大附近時,天空就開始下起了大雨,而且大家還忘記先加油,害我一直擔心有車沒油就糗大了。

夜晚的新竹市,尤其在非假日(有次星期六開車去海邊,碰到一群人在西濱飆車,而且一開始我還沒注意到,是後來看到密密麻麻的人群旁邊,還有一堆警車,所以大家都很乖 :P),路上的行車只有三三兩兩,但是忽大忽小的雨勢,我們幾次還停車下來,討論是否真的的真的要繼續成行(笑)。

於是,我打了通電話給一位住在橫山鄉的朋友,他說:「剛剛有飄小雨,但現在已經停了。」

在經過我嚴密的分析與判斷後(其實什麼都沒想),讓大家明白,前進要淋雨,後退也是要淋雨,於是我們一夥人很快的就有了繼續往目的地前進的共同目標(其實只是因為我們已經都騎了很長的距離,不如繼續前進)。

雖然看起是勇敢,不過我們還是先把雨衣穿起來,免得後面雨勢又突然太大(有一次跟喜歡的女生原本約好要去觀霧,不過我們都被前一天的天氣給騙倒,那一次沒能去成,真的很可惜。)。

在確定了無論如何都要到達目的地後,我們像鐵了心腸般,就只是騎著機車一路狂飆,運氣還不錯,一路上也沒什麼紅燈,雖然偶而會發生臨時變色盲的狀況,反正一切都是綠的(笑)。

最近內灣開了一家新的 7-Eleven 便利商店,無論什麼時間,旅客們總算有個地方可以稍微休息。

我們大約在凌晨一點半左右到達內灣,先去最愛的小七補充物資,夜晚的內灣除了小七發出像家庭感覺的亮光外,就只剩下路燈會發光。小七的燈光算是附近最亮的指標,老遠處就可以看到

而且看到這盞光的不光只有我們,因為,我們在結帳時才發現,小七外面的玻璃,老早被滿滿的昆蟲給佔據。隔著玻璃看牠們,倒也像是在昆蟲館裡頭,只是分不清到底是蟲看人,還是人看蟲。

採購完畢後,就緊接著往山裡前進。沿著小七旁的山路繼續向前進,沿路的馬路似乎剛改善不久。記得前年冬天,我第一次跟同學來到內灣,發現到處都在施工,路況也不是很好。

在沒人熟悉方向所以中間還走錯路的情況下,只能夠依靠一位曾經去過,但完全不記得路的同學,於是只好用錯誤嘗試法來認路。

當我們一行人總算抵達秀巒檢查哨時,才發現我們已經騎了三個小時左右,幸好剩下的汽油還夠回程時撐到最近的加油站,不過那已經是早上的事情。

抵達檢查哨的第一時間,我們都只想找廁所解放一下。於是檢查哨附近的迷你小學就變成我們的獵物,一群人偷偷的跳進學校,幸好廁所門上面的鎖頭都只是擺擺樣子,並沒有實際鎖起來。

忘記是哪個傢伙,上完廁所後竟然提議要回家,差點被眾人毀屍滅跡,騎了三個多小時的路,竟然只是跑來上廁所。

我們的運氣其實還不錯,雖然在平地的天氣很糟,但是當我們往山上走,先是月亮冒了出來,後來到達秀鑾溫泉時,連星星都跑出來了。

深夜中,星空下的秀鑾,四周環境並無法看得很清楚。事實上,我們一路騎來,幾乎也看不到任何景色,就像一面又一面的黑色牆壁沿著馬路延伸般。

在進檢查哨之前有一條小路,可以直接下切到此行的目的地:「秀鑾溫泉」。

秀巒溫泉屬於河川式的碳酸泉,我們聽當地人說,早些年還得自己在溪裡頭尋找會冒很多泡泡的地方,在那邊自行挖掘溫泉頭。

只不過這幾年因為越來越人多知道的關係,有人會專程用石頭圈圍出幾個小池子,讓人方便泡溫泉,而不用再挖的滿身是汗。

當我們剛下到溫泉,脫掉襪子泡腳時,發現有人已經蹲在溫泉旁睡著了,叫了幾聲也沒回應,想來也算厲害,這樣子也能睡(他後來辯解說,其實沒有睡很熟,我想也是,不然他就會掉到溫泉裡面睡覺了)。

過了幾分鐘,聽到稍遠處有兩、三個人一邊聊天一邊朝著我們靠近,看他們的樣子,感覺像是已經泡完溫泉,正準備回家的人。因為天太黑,看不到他們的臉,但是從聲音聽起來像是原住民,等到靠近我們時,還很親切的對我們說:「那邊池子的溫泉比較熱,你們可以過去那邊泡。」

於是我們在道謝後,便朝著他們原本在泡的池子過去,本來那一天只打算泡腳的,也沒帶任何毛巾或是換洗衣物。但是那一池真的熱的很舒服,終究我還是按耐不住,索性把衣服完全脫掉就整個人潛進溫泉池裡,在寒冷的夜晚中,只有一個感想:「爽」。

順手再拿塊大石頭當成枕頭,就這樣仰躺在野溪溫泉中,看著滿天星辰,聽著油羅溪的溪水聲,確實會讓人的所有煩惱就這樣煙消雲散(還好我後來沒感冒,要不然那時 SARS 嚴重,一個不小心就會被人抓去隔離)。

後來,另一個人也跟著脫掉衣服,一起下海來泡溫泉。另外兩個人則因為不敢脫衣服,所以只能繼續泡腳。當我終於心滿意足後,看到原本蹲著睡覺的人,已經正式躺平在溪邊的巨石上,另外兩個人則是在溪邊跑來跑去,到處捉弄溪裡的生物。

因為沒帶毛巾的關係,只好想辦法將身體甩得稍微乾一點後(小狗乾毛式!?),就直接將衣服穿起來,想說能稍微隔風總是好的。這時,已經凌晨四點左右,喧鬧了一晚也確實累了,找了塊又大又平坦的巨大岩石,就這樣躺在上面看著星星入眠。

因為這次泡溫泉什麼都沒有準備,所以全身濕濕就穿上衣服躺下,有夠給他機車的冷,但還是想睡卻也不想頭痛,只好把頭撐在手上睡覺,兩小時醒來後,才發現另一位跟我一樣下去泡的人比我還猛,頭濕濕、上衣沒穿就直接躺在我旁邊,但是下場也比我慘,聽說那天他頭痛的要命,因為當時溫度計顯示著只有十三度,早晨的深山果然夠冷!

這一晚只有我跟另外一位同伴脫光衣服下去泡,一位泡腳,一位在石頭上蹲著睡著了,一位在黑暗中到處走來走去,我承認我們都是怪人!

清晨 6 點半,才睡了一、兩個小時就醒了過來,晃到檢查哨旁,看到溫度計顯示著:「19 度」,幸好已經快到夏天,不然山裡的氣候不曉得會降到多低。睡覺前,因為頭髮跟身體還是濕的,我只好盡量避免身體直接接觸到石頭表面,還將頭倚靠在手臂上。

但是當我醒來時,發現另一個也是泡全身的人,因為怕褲子會濕掉,所以並沒有穿上褲子,連頭也是直接就放在石頭上。我還一度擔心他會感冒,後來聽說隔天確實不太舒服,但是還好已經沒事了,或許溫泉高溫也提高了巨石上方的溫度吧。

早上 7 點,我們一群人都已經準備妥當,打算回家了。這時候太陽也已經升起良久,我們才發現到,原來秀欒這邊的風景真是漂亮,不虧是未來的馬告國家公園預定地。

這時候,因為天已經亮了,路況很清楚,我們就開始整路狂飆,才八點半左右,我們就已經回到了新竹市,整整是昨天來時花的時間的一半。

我們最後一起到永和豆漿吃了不曉得該算宵夜還是早餐的早餐,最後回到宿舍,已經是九點零七分的事情。洗個澡、睡個覺,中午再搭公車回淡水吧!

迷走旅團《秀巒溫泉》行程紀錄

  • 旅行時間:西元 2003 年 05 月 22 日,星期四。
  • 迷走人數:5。
  • 交通工具:摩托車。
  • 路徑:元培街口 – 台三線 – 內灣 – 秀鑾。
  • 總時間:00:20 – 09:07。
  • 總里程:75Km*2。
  • 記錄時間:2003年05月24日(邊打專題報告邊寫日誌中)。
Lin Jinliang Written by:

Be First to Commen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