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走客

去探險,去感受,這個真實而獨特的世界。

四月一日,開著心愛的汽車迷走號載著心儀的小華回她台南老家,接著又到台南市永康交流道附近,接了謝宗翔(小翔)後繼續我們兩人的南下旅行。

會出現這種時間差的原因,是先前在台北接小華回老家前,老早叫小翔自己搭國道客運南下等我。我們先前約好一起去屏東後山的旭海大草原露營 —— 跟妹的車內私人時光不準有電燈泡出沒(握拳)。

在接到小翔後,又開上高速公路一路南下, 沒想到就在慢慢排隊準備通過高雄地區的岡山收費站時,一輛黑色款 BMW 7 系列的名貴豪車,竟然在進收費站前方沒多遠的位置處,直接從我們車屁股追撞上來。

發生車禍這種麻煩事情當然誰都不願意,無論是撞人的還是被撞的。結果竟然還是我們這輛車的人先下車查看,才看見對方似乎心不甘情不願地慢慢下車。

BMW 7的車主還是個像極小混混的年輕小夥子,臉上顯得有些符合他那個年紀會有的慌亂感。

當時我們雙方其實已經很靠近收費站,加上有點堵塞的關係,整排車道的車速都很緩慢,撞擊的力道並不會太大。

迷走號實際被撞擊的位置,原本也只是後保險桿撞凹,第五門的後門底緣出現一點點內歪,加上左側後葉子板也有點位移,這些都是靠錢維修就能解決的小事,也不是什麼太大的事,好歹你都能開了 BMW 7了。

可是那位年輕的肇事車主,他表現出來的態度實在很糟糕。他下車後竟然只是稍微看一下BMW 7的車頭,接著像是做了什麼壞事般,很著急的從口袋抓出一小疊凌亂不堪的百元鈔票,遞到我面前,說這些就當作汽車修理費。

?????是在哈囉?

我當下直接表明這些錢太少,根本不可能修理,連一片葉子板的錢都不夠。心想你要是能直接掏出一整疊仟元大鈔,我說不定也就接受了,都開BMW大7了應該有這實力才對。

看他表現就像是個偷開客人車出來玩的小混混,當場也不想理他了,直接手機撥打110電話叫警察來處理車禍糾紛,同時確保迷走號可以出保險,後續就讓保險公司去處理就好。

結果就在打電話正在跟勤務中心對話的當下,肇事車主竟然在一旁吵著辯解說他的車也有傷到,求我說就這樣算了好不好?

我一邊跟110報案台報案的同時,心裡還在想:「哪裡來的白痴?」

小混混看我只顧著跟警察說明情況,絲毫沒有理會他的意思,就急急忙忙跑回車上準備開車繞跑,看他又重新發動了車子,我也絲毫沒有阻饒的意思。

結果當他開著車從旁邊車道繞到迷走號的左前方時,又莫名其妙地突然打開車門下來,手上還拿著一根甩棍

囧,我這時候完全沒辦法理解他的腦袋是如何運作的。

我既沒有阻止也沒有言詞恐嚇,你心虛想繞跑還如此扭捏不乾脆。接著小混混手裡拿著甩棍揮舞,還一邊叫我不要再打電話報警。

脾氣再好也是有個度,這時候我只是冷眼盯了他一眼,轉頭就繼續打給汽車業務員,告知他汽車在高速公路上被 BMW 7追撞的事,詢問接下來有哪些需要注意的事情。

肇事的年輕小混混看我完全不理他,似乎也有點不知所措,一個人傻站在原地,可能正在思考要不要一對二帥一波吧(還好你沒有,要不然真的是蠢到天荒地老了)。

最後他拿著甩棍默默走回車裡,把 BMW 7 豪車直接開走。這個時候雖然是炎熱的夏天下午,我想他的心情應該很藍很憂鬱。

小翔到底是經常騎車、開車的老手,對於處理交通狀況比較有經驗。他在撞車後很快就拿出相機,將對方 BMW 7的汽車跟車牌都拍照起來,否則我當時也急著聯絡警察跟業務員,壓根兒忘記要保留證據。

過沒多久,國道的拖吊車倒是最先到達,竟然是準備來拖車的,但是他看迷走號還能動,就要我自己先把車移到外線道去,不要阻礙交通(奇怪,不是都說要維持現場?雖然肇事車輛都跑了,也沒啥現場好維持就是了)。

拖吊車倒是好心的在國道上幫我開道,帶著我們移動到外側道後,拖吊車駕駛竟然給我用「倒車」神技消失在馬路盡頭,真是堪稱高速公路絕景(囧)。

接著我就在高速公路路肩和小翔一起等國道公路警察開著紅斑馬到來,相關後續處理以及和第五公路警察大隊岡山分隊的帥氣警察、保險公司的交手過程,迷走會在後續文章《高速公路車禍後續處理與國道警察、保險公司交手經驗》中詳述分明。

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